澳门金沙官网 > 开奖视频 > 投注开始-韦博英语“关门潮”进一步发酵:学员深陷“套路贷”、退费遭拒绝

投注开始-韦博英语“关门潮”进一步发酵:学员深陷“套路贷”、退费遭拒绝

2020-01-10 08:58:37
阅读:3785

投注开始-韦博英语“关门潮”进一步发酵:学员深陷“套路贷”、退费遭拒绝

投注开始,老牌机构韦博英语经历的系统性塌方,或只是掀起行业乱象一角,将隐藏在消费金融潮水之下的风险暗礁凸显出来而已。

记者 | 吴 雪

创立于1998年,有着21年历史的韦博英语,在国庆节后多地学校被爆出人去楼空、欠薪已久,疑似高管跑路,还可能就此永远打烊下去。

10月9日,新民周刊刊发了《独家调查|韦博英语崩盘?上海百名员工对峙高管讨薪,学员退费希望渺茫》报道后,引发了舆论关注,但韦博英语高层始终躲在幕后,选择避而不见。

“韦博教育”的招牌旁被学员用黑笔涂鸦

事件不断发酵。据估算,全国范围内,已经缴纳但无法继续上课、打了水漂的学费,金额或超亿元,能否退还目前仍然未知。更有多达七成学员是以消费金融贷款缴纳学费,课程已停,但或仍将背负还贷压力。

总部被封 校区停课 学员拒绝转校

报道发出后第五天,韦博事件迎来了官方最新进展,韦博英语ceo高卫宇在官方微信上发布了《致韦博总部及上海各中心员工的一封信》,在信中,高卫宇承认,随着业绩下滑、成本攀升,韦博英语的经营确实遇到了困难。

韦博英语ceo高卫宇发布的公开信

虽然曾尝试着战略转型、架构调整,合伙制、转加以及股东追加投资借款等方式扭转颓势,但持续不断的业绩恶化,使得原定融资计划推迟、资金链断裂、无力履行当初承诺。

公开信声称英孚、昂立少儿、朗阁、启德教育等均可接收韦博学员

高卫宇还特别提及关于学员的安置问题,声称目前韦博英语已与上海英孚达成一致,上海英孚愿意接收韦博的成人学员和青少学员,具体的操作步骤待明确后会直接公布给学员;同时昂立少儿、朗阁、启德教育也表示愿意接收部分青少学员和出国学员,韦博英语正与上述机构沟通中。

公开信中并未提及安置计划是否仅针对上海地区。记者就此询问英孚教育官方客服,对方表示目前没有接到上级任何“接收学员”的正式通知。上午9时,英孚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英孚与韦博英语并无任何商业合作关系,韦博英语应对其机构全权负责,并负责沟通,顺利转校。总部员工杨露(化名)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说“都说了在商议中,韦博自己公告先发出来了,用意显而易见”。

英孚官方客服回复

而记者联系了信中所提及的其他几家“接盘机构”昂立少儿、朗阁、启德、新航道,官方给到的回复也出奇地一致:暂未接到任何“接收学员”的通知。一位启德学树堂某校区负责人告诉《新民周刊》记者,由于培训机构课程设置以及开班时间的差异,如果韦博学员转校的话,也是无法立即上课的。

“转校具体操作,还要看学员剩下多少学时,缴纳了多少学费,再和我们机构的课程结合比对,不同的学员应该会有不同的解决方案。”至于是否还要另付学费,对方表示,目前只是听说有转校新闻,是否转、如何转,暂不清楚。

而在相当一部分学员心里,即便转校通知落定,他们也拒绝转校。一名维权学员直言:“转校就等于换一种方式入坑,必须退费。”张江长泰中心校区学员珊珊说,被欠10万元学费,天天到校区“蹲守”等消息,已经濒临绝望。

在张江长泰中心校区更多“不接受转校”的受害者组成了近500人的退费维权群,并草拟了联名上诉书,打算委托律师进行集体诉讼。而自11日起,已经有越来越多学员由转校改为集体诉讼,而这一联名也逐渐蔓延到全国网点。

在张江长泰中心校区,数百名学员在上诉书按下红手印 学员供图

至于能否得到合理结果,目前尚未可知,至少从公开信中可以看出,高卫宇从头到尾只字未提及过“退费”这一方案,而总部高管似乎也在一直回避回应类似退费的问题。一位从事法律工作的苏先生向记者表示,目前有退费地区的情况并不乐观,单就北京地区的退费流程看,填表回执没有公章,等于没有法律效力。

记者从大批学员处证实,目前奉贤、松江、上海人广、徐汇等校区,已经陆续进入停课状态。韦博英语张江校区的负责人表示,10月13日是教师最后一天上课,今天过完,所有的教师都将全部离职,而张江校区由于月底房租到期,也将关门。

韦博英语奉贤校区已经停课 学员供图

韦博英语某离职老师朋友圈 学员供图

在一张来自南洋1931大厦物业管理处的解约公告显示,韦博英语总部办公所在的南洋1931办公楼5楼、9楼、10楼,已于10月12日被上海汇港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封掉,大厦业主也已解除与韦博英语的租赁合同关系,不再允许其在此从事经营活动,并严格控制人员进出韦博公司原租赁的大厦楼层,至于被封原因,物业表示,因长期拖欠租金、物业费、水电费以及近期带来的严重负面影响。

南洋1931物业公告 摄影 | 吴雪

随后,记者在韦博英语天猫官方旗舰店咨询客服关于退费、转校事宜,给到的自动回复是所有申请退费及记者采访,请前往汇鑫国际1604开心豆教育联系财务总监steven李少华和总经理lisa,但记者拨打两位电话,均未接通。

开心豆与韦博关系扑朔迷离

工资、学费遥遥无期,越来越多的人陷入绝望,而这种绝望需要一个出口。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不少员工维权群里开始流传一个说法,即韦博英语可能将财产转移到了开心豆。

韦博英语高管办公室一片狼藉 摄影 | 吴雪

据天眼查显示,韦博教育旗下的韦博开心豆少儿英语,成立于2016年,主要服务于2—12岁少儿英语教育,与韦博英语的法人代表都是高卫宇。在公开信中,高卫宇称,韦博教育旗下的开心豆少儿英语(下称“开心豆”)目前已有新的投资人以有限的资金出资接盘。从官方层面,将韦博英语与开心豆彻底撇清了关系。

而巧合的是,在公开信发出的同一天(10月12日),开心豆教育在官方微信平台发出了正常运营的公告,证实目前开心豆与韦博英语属于不同的法律实体,财务及资金独立,再次对外宣称已与韦博英语脱离关系。

10月12日,开心豆发布公告

实际上,自从今年9月韦博遇资金链断裂的传言就不断,员工们纷纷猜测,所谓的“倒闭”“破产”传闻是否存在转移资产的嫌疑。

而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开心豆也连续出现了一系列的动作。天眼查显示,2019年9月17日,开心豆公司名称由“上海韦博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世纪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2019年9月底之前,开心豆一直与韦博英语在同一栋大楼内办公。直至9月底陆续搬离总部,转移至上海市汇鑫国际办公。

开心豆少儿英语位于汇鑫国际的新办公地址 摄影 | 吴雪

10月10日,全国各地韦博英语爆发停课和退费纠纷之时,开心豆投资人(股权)又出现变更,由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央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由高卫宇更换为徐晓明。

同一天,江阴韦博英语培训有限公司和宜兴市微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发生了法人代表及股权变更,高卫宇不再担任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上海韦博文化有限公司也从两家公司的股东中退出。

11日,韦博英语学员群中流出一则消息,消息称,“韦博英语总部财务称在9月底的时候从韦博转了2800万元到开心豆,后来再去查转账记录都被清除了,现在韦博想保住开心豆”。不过,对于这一消息的真假,未能得到进一步求证。但根据内部员工爆料,在韦博的oa系统中,开心豆仍与韦博英语并列存在,让两者关系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韦博英语集团总部办公室 摄影 | 吴雪

韦博英语总部员工刘枫(化名)事发后被调岗到开心豆,“目前,开心豆还没出现大规模的离职情况,也有不少讨债的人前往开心豆,但都被请到其他地方说话了。”刘枫说能感觉到转到开心豆后,曾经的同事之间说话也变得小心了。

据一名开心豆的学生家长反映,目前“开心豆”的运营似乎受到了很大波及,这两天“开心豆”正在催促学员家长们,统一到总部更换并签署新的合同。“我给儿子交了3万块学费,很担忧,不想在这里学了。”这位家长告诉记者,他曾多次联系“开心豆”要求退费,对方表示为了保证其财务正常运转,上海26家校区的退费通道均已关闭,不予办理。

开心豆学员家长要求退费被拒绝

公开资料显示,韦博英语高管在教育资本圈中相当活跃。ceo高卫宇曾参股轻轻家教创始人刘常科所办公司,如今该公司处于“吊销,未注销”的状态。

董事长翁庆彪则是凯泰资本背后的资方之一,其人在凯泰睿德投资比例为3.55%。更有意思的是,翁庆彪还担任“杭州头蓝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虽然投资比例未知,但头蓝资产对外投资仅有1例,即是泛文娱圈内大名鼎鼎的“头头是道投资基金”。该基金发起人之一、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的“吴晓波频道”,也刚刚折戟于跟全通教育的“忽悠式”重组案中。

此次韦博英语“爆雷”,会对其实控人翁庆彪乃至其投资的两家投资机构造成何种影响,还需持续关注。

“教育贷”掀起行业乱象一角

更倒霉的是通过消费贷款形式缴纳学费的学员。网络上大量学员表示,当初受到诱导,从一些金融机构申请了数万元的培训贷,如今很多学员面临“课停了,无法退费,但又要还贷的境地”。

据早前媒体报道称,2019年第一季度,仅在聚投诉平台受理的有关教育行业的信贷投诉量即为1714件。而且,此次韦博英语合作最多的机构也是早前被点名过的百度有钱花、招联金融,另外还有京东白条等。

打算出国留学的白领林茜5月份在闺蜜的推荐下,花了15800元报名了韦博英语,当时选择办理了一个为期12个月的百度有钱花分期贷款。“我们只是签了一份学员入学注册合同,分期贷款流程很简单,打开app,扫一个二维码进入支付页面,就可以办理免息分期业务了。”

林茜的分期页面

林茜说,贷款刚还了5期,韦博就跑路了,还剩下19个月,每月1950元的贷款,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10月15日就还款了,一个月四五千元工资,除掉房租根本还不起,但我还得还,不然征信就违约了。”

根据林茜出示的一份韦博英语学员入学注册合同,“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一项中写道,“通过刷卡及分期付款支付费用的学员应当按照其与银行及金融机构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学员不得以无法向银行或金融机构还款为由要求退学,故韦博提醒学员客观评估自身还款能力申请相应分期贷款业务。”

韦博英语大悦城校区 摄影 | 吴雪

那么,在课程已停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停止按月偿还贷款。多数银行和金融机构给到的回复,要么宣称“要终止按期还贷,需由韦博英语先将贷款剩余部分退还”,要么表示“具体措施要等政府有关部门的进一步指示”。

北京一家中型消费金融机构风控总监认为,在放贷金融机构一次性付款给韦博英语的模式下,“培训机构如果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学员和资金方都是受害者。”据他透露,他所熟悉的一家涉事消费信贷公司,现在也焦头烂额。“是不是要由自己填上这个窟窿,吃个哑巴亏就不清楚了。”

许多学员注意到了国务院办公厅在2018年8月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一项重要规定是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虽然这一规定引发了不小的行业震荡,但很快培训机构就出台了各种花样百出的收费方案以规避政策风险,比如把收费时段变成三个月,但抬高每个月的单价,然后“买三送一”。

一部分学员质疑,韦博的分期贷策略是不是也存在违规操作之嫌;而另一部分学员则认为这些合作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同样应该就如今的局面承担相应的责任。律师认为,韦博英语没有能力持续经营的背景下继续招生,诱使学员网络现金贷款,获取学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可以认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涉嫌集资诈骗罪。

按照原计划,林茜本应在12月参加雅思考试,而现在,她却不得不考虑改期。在她看来,很多跟她一样报名了的学员都不得不为“韦博崩盘”埋单。目前,她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跟随维权大部队登记退费,或者申请仲裁、法律诉讼。

而一地鸡毛之外,还在等待着第三方机构办理离职的员工杨露,10月11日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话:在韦博工作了8年,生活中一半的人都是韦博带给我的,但人性丑陋的一面也是你让我看到的,这笔账没办法大气地一笔勾销。

截至发稿,杭州、安徽、深圳等地韦博关门风波仍在继续,业内认为其已然处于倒闭边缘。然而,老牌机构韦博英语经历的系统性塌方,或只是掀起行业乱象一角,将隐藏在消费金融潮水之下的风险暗礁凸显出来而已。

部分资料来源 | 虎嗅、南方人物周刊、中国经济周刊

任你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