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网 > 最新开奖 > 大金娱乐安全-科力远员工被大股东割韭菜?高位接盘减持股本金亏光

大金娱乐安全-科力远员工被大股东割韭菜?高位接盘减持股本金亏光

2020-01-09 13:29:11
阅读:3894

大金娱乐安全-科力远员工被大股东割韭菜?高位接盘减持股本金亏光

大金娱乐安全,5月8日晚间,科力远发布公告,公司2015年实施的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已结束,持股计划对应的资管计划所持公司股票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全部出售给公司控股股东及董监高等人员,估算成交额为7098万元。而在2015年6月,该持股计划购股耗资1.8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本次科力远大股东及董监高买入的股份,实则是上述员工持股计划“带血的筹码”。回顾整个科力远的股价走势图,彼时员工持股计划实施时点,正逢2015年牛市该股的历史高位,而三年后,截至到今日(5月9日)收盘,科力远股价已累计跌幅超过60%。由于科力远员工持股计划采用的是2:1杠杆式融资接盘大股东的减持股份,随着股价持续下跌,所有参与人员,包括时任董监高及普通员工当初投入的6000万本金全部亏光。

历史高位推员工持股 大股东套现1.8亿

2015年6月1日科力远公告,公司完成实施第一次员工持股计划,控股股东湖南科力远高技术集团通过大宗交易转让股票845万股,受让方是作为员工持股计划管理人的中信证券,成交金额为17973.15万元,成交均价为21.27元/股。锁定期自2015年6月1日起12个月。

根据当时的公告,员工持股计划的参与对象为科力远员工,其中:参加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共计11人,认购总份额占员工持股计划的比例为23.17%;公司管理骨干及核心技术人员约80人,认购总份额占员工持股计划的比例为51.83%;其他员工认购总份额占员工持股计划的比例为25%。

与此同时,公告也披露了董监高的具体买入细节,参加员工持股计划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11人分别为:董事张聚东、刘滨、罗天翼;董事、执行总经理丸山弘美;董事、副总经理黄尔佳;监事会主席殷志锋;监事颜永红、王皓月;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刘彩云;副总经理易显科;董事会秘书赵丽萍。

根据2015年3月27日披露的《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显示,科力远投资1号份额上限为18000万份,按照不超过2:1的比例设立优先级A份额和次级B份额。优先级A份额由中信证券向合格投资者募集,预期收益率不超过8.0%/年。公司控股股东湖南科力远高技术集团和实控人钟发平先生承诺对优先级A份额本金及预期年化收益进行差额补足,并承担不可撤销连带担保责任。

另据公告显示,此次员工此持股计划,主要认购的是中信证券科力远投资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次级B份额。公司董监高、公司管理骨干及核心技术人员及其他员工认购总金额为6000万元。资金来源为公司员工的合法薪酬、自筹资金,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以其自有资金向员工持股计划提供借款支持。

在此,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次级份额而言,通过份额分级,放大了次级份额的收益或者损失,若市场面临下跌,次级份额净值的跌幅可能大于本公司股票的跌幅。

科力远称,此次员工持股计划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和完善劳动者与所有者的利益共享机制,实现公司、股东和员工利益的一致性,促进各方共同关注公司的长远发展,从而为股东带来更高效、更持久的回报。

股价跌跌不休,员工持股计划三度展期

然而,事与愿违。自员工持股计划实施以后,科力远随之而来的是股价一路震荡下跌。2015年6月1日员工持股计划实施时的价格为21.27元/股(后因2016年5月,科力远实施“10转5”的分红方案,持股成本变更为14.18元/股),而截至2018年5月9日收盘,科力远股价仅为5.75元/股。

在股价跌跌不休的同时,科力远的员工持股计划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展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2015年6月至今,科力远员工持股计划已经连续进行了三次展期。在此期间,科力远还经历了变更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资产管理机构等重大事件。

2016年8月16日,科力远以“本着让公司员工通过员工持股计划分享公司成长收益的目的”为由,宣布对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展期一年,即存续期由2015年4月14日至2016年10月13日变更为2015年4月14日至2017年10月13日。

2016年10月28日,科力远公告,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原管理人中信证券变更为西藏信托,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认购标的对应由原中信证券作为管理人设立的中信证券科力远投资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变更为由西藏信托设立的西藏信托-浦顺1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2017年10月12日,科力远再度宣布员工持股计划展期至2018年4月12日。公司此次展期的理由是:2017年10月为公司三季度报告窗口期,导致员工持股计划持有的公司股票无法在存续期上限届满前全部变现。若以2017年10月12日收盘报价9.39元/股计算,当时该员工持股计划浮亏超过30%。

2018年4月11日,科力远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展期一年的议案》。科力远称,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即将到期,鉴于2018年4月12日为公司2018年一季度报告期间的窗口期,并基于对公司发展前景的信心,现对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展期一年,存续期由2015年4月14日~2018年4月12日变更为2015年4月14日~2019年4月12日。

员工持股计划被迫终止,4名董监高再度接盘

本以为上述员工持股计划将继续展期到2019年,却不料监管的收紧致使信托计划无法展期。

据科力远2018年5月8日公告,受国家监管政策、市场融资环境等影响,信托计划无法继续展期,故只能按照原资产管理计划的资产管理合同约定,在2018年5月8日到期前结束员工持股计划。

科力远5月8日的公告显示,根据员工持股计划的相关规定,员工持股计划已实施完毕并终止,后续将进行财产清算和分配工作。西藏信托已将其所持有的1267.5万股科力远股票全部出售完毕,买入方是科力远的控股股东、董事、监事、高管人员及其他人员。成交均价为5.6元/股,相较三年前的14.18元/股成本,跌幅超过6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司控股股东湖南科力远高技术集团此次接盘663.93万股,耗资3718万元。而在2015年6月,该控股股东额套现金额为1.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8日晚上的公告中,科力远控股股东并没有将当初持股计划实施时大宗交易减持的股票全部接回,而是由现任董监高等高管增持了剩下的603.57万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比2015年员工持股计划与5月8日晚的增持公告,发现张聚东、刘彩云、殷志锋、易显科四名人员既参与了2015年员工持股计划,同时也参与本次增持。这四名董监高本次共计增持246万股,合计耗资1380万元。

另外,2015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其余7名董监高,均未出现在本次增持之列。其中刘滨、丸山弘美仍就任公司董事职务;颜永红任就任职工监事职务。而罗天翼、黄尔佳、王皓月、赵丽萍已经没有出现在科力远董监高名单中。

与之相对的是,本次增持计划中出现了5名新的董监高面孔,钟弦、张薇、余新民、陆裕斌、刘一5人共计增持321.41万股,合计耗资180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科力远2017年高管薪酬发现,公司董监高中,董事丸山弘美薪酬最高,为163万。大部分高管薪酬在15万至83万元。而本次增持公告则显示,9名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资金来源于个人资金。

成也杠杆败也杠杆,6000万投入恐血本无归

从买入卖出金额来看,科力远上述员工持股计划所对应的资管计划亏损约为60.5%。但由于该工持股计划采用2:1杠杆的AB份额来募资,亏损的本金并不仅仅是员工买入的6000万B份额,而是按照1.8亿元的募资额来计算,所以整个员工持股计划亏损接近1.1亿元。

按照2015年员工持股计划的要求,B份额作为次级份额首先承担亏损,当B份额6000万亏光之后,剩余的亏损额需由控股股东科力远集团及实际控制人钟发平进行补足,并承担不可撤销连带担保责任。这样计算下来,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钟发平需要向募资机构西藏信托赔偿近5000万元。

综合来看,参与了科力远2015年员工持股计划的成员,除了控股股东之外,很可能“血本无归”。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虽然控股股东需要承担5000万元的赔偿,但由于其之前已通过员工持股计划套现1.8亿元,再除去本次3000余万元的增持花费,控股股东实际净赚近1亿元。

针对员工持股计划出现亏损的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采访科力远证券部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此前已经跟公司的员工进行了沟通,所以当前员工对此事件的反应不太激烈。